《民法典》將怎樣影響勞動者權益?

2020-06-03 來源:南方工報 作者:葉燦輝
分享:

  5月28日下午,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閉幕會。會議表決通過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(以下簡稱《民法典》)。這部法律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?!睹穹ǖ洹烦雠_,標志著我國依法保護民事權利將進入全新的“民法典時代”,每個人的每項權利在每時每刻都受到《民法典》的保護。

  那么,《民法典》中有哪些條款與勞動權益有關呢?這些條款一旦施行,會給勞動者的權益帶來影響嗎?近日,記者采訪了幾位工會律師團律師,對《民法典》中部分條款進行了解讀。

  用人單位的奇葩體罰將受限

  《民法典》第九百九十條 人格權是民事主體享有的生命權、身體權、健康權、姓名權、名稱權、肖像權、名譽權、榮譽權、隱私權等權利。除前款規定的人格權外,自然人享有基于人身自由、人格尊嚴產生的其他人格權益。

  【解讀】

  近年來,“員工未完成業績要打耳光”“跪地爬”“裸體跑”等新聞屢見不鮮,這實際上是對人格權的侵犯。

  惠州市總工會律師團律師、廣東廣法律師事務所律師練漢忠認為,《民法典》第九百九十條規定的“除前款規定的人格權外,自然人享有基于人身自由、人格尊嚴產生的其他人格權益”是兜底條款,是對我國憲法規定的“加強勞動保護”“改善勞動條件”精神的落實,也是對《勞動法》規定的勞動者兜底勞動權利的細化。因此,此條款施行后,人格權將能得到更全面、更到位的保護。

  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有助于解決欠薪問題

  《民法典》第八百零七條 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,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。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,除根據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、拍賣外,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,也可以請求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。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。

  【解讀】

  湛江市總工會律師團律師、廣東粵正律師事務所律師羅衛理認為,在房地產建筑工程領域,發包人不按合同約定支付給承包人工程價款,致使承包人訂了合同的目的無法實現,這嚴重損害了建筑施工企業的經營利益,特別是進城務工農民的合法權益,因此產生了本條規定的“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”。發包人未按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,包括未按合同約定的工程價款數額和付款期限履行義務的,適用于本條款中的“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”。

  勞務過程中造成他人損害,雇主應承擔責任

  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九十二條 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,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。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后,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提供勞務一方追償。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受到損害的,根據雙方各自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。

  提供勞務期間,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提供勞務一方損害的,提供勞務一方有權請求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,也有權請求接受勞務一方給予補償。接受勞務一方補償后,可以向第三人追償。

  【解讀】

  廣州市從化區總工會律師團律師、廣東嶺南律師事務所律師馬振濤認為,對于個人勞務關系中的提供勞務一方,即雇員來說,首先,如果雇員在提供勞務過程中造成了其他人損害的,應該由雇主承擔責任,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雇主可以向有故意或重大過失的雇員追責。如雇員因提供勞務行為自身受到損害的,雙方根據各自過錯分擔相應責任。這意味著雇員應該對自身行為負起更多的責任。

  其次,如果在提供勞務過程中雇員遇到第三人侵權,如果能找到侵權人,則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,如果找不到則雇主依據公平原則補償,這可以更好地保護雇員權益。

  被派遣員工因工侵權,用工單位承擔責任

  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九十一條 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。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后,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工作人員追償。勞務派遣期間,被派遣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接受勞務派遣的用工單位承擔侵權責任,勞務派遣單位有過錯的,承擔相應的責任。

  【解讀】

  羅衛理認為,《侵權責任法》規定勞務派遣單位承擔補充責任,《民法典》作了修改,勞務派遣單位有過錯的,承擔相應的責任,即直接承擔按份責任,而不是連帶責任。相比《侵權責任法》,《民法典》賦予了用人單位在承擔員工職務侵權的責任后,向在職務侵權中有故意或重大過失的員工追償的權利。

  羅衛理提醒,《民法典》本條立法的本意旨在用人單位不能為所有的員工職務侵權買單,告誡員工執行工作任務時,要嚴格遵守操作規范,不能肆意妄為,否則最終應由員工自己買單。

  用人單位有防范“性騷擾”義務

  《民法典》第一千零一十條 違背他人意愿,以言語、文字、圖像、肢體行為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,受害人有權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。機關、企業、學校等單位應當采取合理的預防、受理投訴、調查處置等措施,防止和制止利用職權、從屬關系等實施性騷擾。

  【解讀】

  練漢忠表示,此條對“性騷擾”的認定標準進行了明確,賦予了“性騷擾”受害者依法請求對方承擔民事責任的權利,也明確規定了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。

  實際上,《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》《廣東省實施〈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〉辦法》《廣東省實施〈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〉辦法》均明確指出,用人單位應當加強勞動場所的防范措施,預防和制止對女職工的性騷擾。

  這也說明,用人單位應該根據相關規定制定和完善勞動規章制度,預防和制止對女職工的性騷擾。


扑克3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查询结果奖结果查询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 彩票下载app送28 下载海南体彩飞鱼 陕西快乐十分app 时时彩票开奖 上海11选5走势图开奖完整版 普通家庭理财技巧 宁夏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快三开奖图